Letou网主页 > 新闻 > 文章专栏

走近真实的莫扎特:他的音乐彻底没有野蛮和庸俗

莫扎特是音乐史上罕见的几个全才之一。贝多芬不善于写歌剧,肖邦不善于用乐队……许多欧洲大音乐家都没有写过歌剧,但莫扎特能极超卓地运用各种音乐体裁和款式。莫扎特深知自己作曲才干很高,但莫扎特在他发明最光辉的时期,也没有想到过他的音乐会使他百世流芳。

     据统计,研讨莫扎特的著作和各种类型的莫扎特列传,至今停止已逾12000多部,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不断增加。德国今世著名作家希尔特斯海姆(Wolfgang Hildesheimer)的《莫扎特论》(原书名《莫扎特》)是一部对当今撒播的很多莫扎特列传的谈论,也是对数以千计的研讨、谈论莫扎特的著作的谈论。因而,这部书是写给对莫扎特的终身和发明有所了解的音乐人读的,当然也是给想了解莫扎特的生平缓发明的乐迷们读的。研讨莫扎特的发明和编撰莫扎特列传的书本虽数以万计,但真实为音乐人和行家所公认的最有水平、最有见地的莫扎特研讨著作却只有寥寥几部,希尔特斯海姆的这部《莫扎特论》便是其中之一。

     作者“十分敬重莫扎特”,但激烈地对立美化莫扎特,他要根据原始资料复原一个尽可能真实的莫扎特形象。真实的莫扎特形象包含莫扎特的待人接物、自我知道、天才、性情、抵挡和依从、孤寂和独立、他的俗世一面、他写谱作曲时的有条不紊和他日常日子中的乱七八糟、他的“完美”和他的短缺、他的著作和他的心境及物质境况的不一致、他的发明和他的日子的不一致……总归,作者要用资料来否定一个被神话、纯化、理想化、被美化了的莫扎特形象,极力康复莫扎特的本来面貌——一个有血有肉的常人面貌,即俗人的一般形象。莫扎特虽是名副其实的极有领会的稀有音乐天才,但他总以俗人自居,他在日常日子中也确实是个俗人。

     作者尽力要辩驳莫扎特姐姐所说的,莫扎特终身都像一个孩子这一不契合实践的说法。由于这是莫扎特的姐姐所说,因而便为后人视为对莫扎特的结论。本书作者指出:莫扎特的姐姐在莫扎特生命的最终七、八年底子没有触摸莫扎特,而这七、八年正是莫扎特改变最大、改变最多的几年。莫扎特终身只活了35岁,七、八年该是莫扎特终身的五分之一。作为译者,我认为莫扎特行为上的天真并不证明他心里(或精力)的天真,只需想一想他把仍是政治上的禁书(博马舍的《费加罗的婚礼》)搬上歌剧舞台就够了。把《费加罗的婚礼》谱成歌剧并不是达-蓬特的主见,而是莫扎特的挑选。假如再看一看莫扎特许多歌剧中所发明的情感丰满、绘声绘色的很多人物形象,那么人们不由要反诘:一个“孩子”能刻画出如此有深度、有爱情的很多人物形象吗?译者尤其要强调指出的是:莫扎特是音乐史上为了追求人的精力独立和思维自在而不肯去依托权势和权利的人(请注意:权利即暴力,这是今世奥地利名作家汉德克的名言),莫扎特因而而丢掉了“铁饭碗”(在萨尔茨堡大主教的宫殿里日子无忧地任专职乐工),他这才成了有必要依托自己的发明和演奏为生的自在职业者和独立文化人。正由于莫扎特有了自在和独立,他这才保护了自己的特性,正由于他有了独立的特性和独立的考虑,这才造就了他艺术上的永存。

     咱们能够说:莫扎特是音乐史上第一个有明显“艺术家气质”的人。“艺术家气质”所包含的社会学内在(即“艺术家气质”的社会学实质)便是:使艺术坚持独立档次的气质,不做名利的东西的气质,是坚持、张扬艺术家特性的气质,不做权利、金钱和全部时髦的奴隶的气质(包含时髦观念的),是遵艺术发明规则之命而发明的气质。正像本书最初作者所指出的:“恰恰是他,这个维也纳人莫扎特,铸就了一个典型,他便是那个典型的代表性比方,是他扩展了‘艺术家气质’的社会学内在。”谁要做一个真实的艺术家,就应该有上述的真实的“艺术家气质”。

     “莫扎特对他的日子情况和精力情况的反响,就像资料文献所显现的,都并不能通过他的著作得到解说。相反,有时虽为他自己不自觉地、可是却体系地有条不紊地受到了掩盖。”这便是说,要用莫扎特的发明去剖析、解说他的日子情况、精力(思维)状况,或许反过来,用他的日子情况、精力(思维)状况去解说他的发明,都是行不通、做不到的。莫扎特不只不必著作反映他发明时的思维精力状况和物质境况,还反而用著作掩盖了他发明的物质境况和精力状况。本书作者这一重要研讨成果简直已经成为国际莫扎特研讨家们的一致,这意味着:发明必受发明者的(社会)日子和(年代)思维(精力)的影响这一传统的社会学剖析办法决不是全能的。在莫扎特这个个案上,咱们能够这样解说:一,莫扎特的许多发明是托付发明,因而,他的发明有必要契合托付者的要求,而不是去表达他自己的心里要求;二,当莫扎特进行音乐发明时,他忘记了国际上其他的全部,包含他自己和他周围的国际,这时,他只日子在他的音乐国际里了,或许说,音乐是他仅有的国际,他发明时进入了这个国际,便忘记了国际上其他的全部。本书作者并没有在书中对莫扎特的音乐著作用言语进行理性剖析或内在阐释,他的观点是:莫扎特的著作——他所独有的音乐言语不能也无法用逻辑言语去论述(或许对标题音乐或一般平凡的音乐能够这样做)。作为此书的译者,我很附和作者的这一观点,(莫扎特的)音乐言语确实难以转化、“翻译”或笼统、归纳成为逻辑言语,或把它们语汇化。莫扎特的音乐只能用“心”去领会、感触,去心照不宣,而不是用“脑”去考虑、对它归纳、对它进行思维剖析。咱们每个人只能是莫扎特音乐的感触者,而不是它的阐释者,当然,每一个人的感触、领会、领会……能够彻底不同,乃至每个人此时此地和彼时彼地的感触、领会、领会……也会不同。我认为,莫扎特的音乐言语具有遍及适用的纯艺术特性,它既是典雅的,又是老少皆宜、老少皆宜的。

     对莫扎特音乐的感触、领会、知道,咱们都不会彻底相同。要咱们举动一致,能够通过行政命令,但要人们思维一致,事实证明是做不到的,不可能的,由于这不契合辩证法,况且对艺术家或艺术著作在承受上、知道上一致,既是没有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由于每个人对艺术著作的知道、领会、领会……自身就带有必定的主观性。本书丰厚的资料既包含了莫扎特的生平事迹,也包含了他著作的发明通过,比方:莫扎特见过贝多芬吗?莫扎特和他堂妹有过什么关系(这是“正统”列传家们一向逃避的问题),莫扎特爱阿洛西娅遭拒后他是什么心境?莫扎特健康情况一向不好吗?莫扎特对音乐抱有事业心吗?莫扎特是生什么病死的?莫扎特终身有知心朋友吗?莫扎特是怎样进行音乐发明的?莫扎特勤勉发明,为什么总这么“穷”?莫扎特像贝多芬那样考虑过人类及人类社会的未来吗?莫扎特对其时的启蒙运动和共济会是怎样了解的?莫扎特父亲只把儿子当作“摇钱树”吗?莫扎特是音乐天才,在其他方面呢?他对人有敏锐的观察力吗?为什么莫扎特晚年有郁闷的时间,为什么莫扎特日子和言行上有时很“粗”、很“俗”,但他的音乐却彻底没有野蛮和庸俗……读者细细品味,全书真实有许多让人思索的暗示,但作者行文过于要言不烦,因而许多可加沉思的当地很可能让人疏忽曩昔。

     本书作者是小说家、画家、审判二战纳粹战犯的翻译、英国文学翻译家,仍是今世德国荒诞派戏曲的代表作家,他获得过西德最高文学奖(毕希纳奖)和西德最高荣誉勋章(大十字勋章)。

(《莫扎特论》,(德)W-希尔德斯海姆著,余匡复、余未来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02月第一版)

(新闻来源:)

谈论 0条谈论

0/300

    TA创立的文章